牛郎出轨前,写给织女的一封信

织:

莫怪我煽情,时间真是匆匆如流水,转眼又是一年。想去年的这个时候,郭美美还没有V,日本还未海啸,我们对爱情信誓旦旦,爱到天荒地老、海枯石烂这类豪言壮语,即便略缺底气,但也是肺腑之语,若无实践可能,定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如今一年过去,你若对这世间各种悲剧心有余悸,怕我弃你而去,我也定能理解,毕竟王母婆子设置藩篱,至于那鹊桥,终究只是一个奇迹,你我一年才能抱团一回,想世间惊世骇俗的悲剧,也不过如此。

这一个轮回终于还是要过去,若问我是否想你,答案是肯定的。过去近四百个时日,朝九晚五勃起软去,终归只是意淫,唯有这次,你我将在凡间众生的仰慕之下,完成历史性的合体。合体之美,就在于可以俯身谈爱情,众生的荒诞,就在于仰望星空聊以慰藉,这一年翻来覆去,见多了俗世的是是非非,深圳之高危人群,上海之电焊民工,实乃悲剧人物,中央抑或地方,言必民生,广州或者重庆,是为蛋糕,然而,无论抽象的民生,还是具体的蛋糕,于民众皆如浮云。总理走四川,下温州,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以泪相许,星河之下,尔虞我诈;苍茫之上,民怨沸腾。而屁民下体不举,皆事出有因,诸如鸭梨山大,爱情买卖,一年365天,概之以悲剧而已。

想必那桥的对岸,情形大为不同。过去一年,望九州,看中华,房价虽偶有下降,但其情形,如天方夜谭,小说中常有,而生活中不常有。房价之高,先是在大城市,诸如北上广,尔后在二三线城市,竟也如同疟疾,相互传染,国家虽有各种政策出台,诸如廉租房,房产税,限购令等,但都无关痛痒。依牛哥之愚见,若土地政策恒久不变,地方政府继续依赖土地财政,则百八十年内,民众蜗居之现状亦不变。高房价如猛虎,如今城市白领诚惶诚恐,若非官二代或富二代,婚姻大事遥遥无期,织可用算术法:青年若在京城闯荡,月薪5000,除却日常消费,则一年所储不过二三万元,若用以购房,不过一尺粪坑而已。前些时日,凡间热议《裸婚时代》,不过是穷人在望梅止渴,看似浪漫,然而戏里戏外,全都是悲剧而已。去年今日时,你给予我些许银两,嘱咐我精打细算,早日攒足首付,我心有戚戚,事到如今,无终而返,想必今后你我只能寄情鹊桥。

若高房价只是饿狼传说,则高物价触手可及。前有豆你玩,蒜你狠,尔后糖高宗,油你涨,至于近日之猪坚强,更是让人无语吟噎。通货膨胀乃天下大势,螳臂当车挡不过历史的滚滚车轮,你我不过是车轮下的一粒尘埃,生在和谐盛世,盗若无道必自毙。牛哥无房,上班亦只能安步当车,生活疾苦俯拾即是,虽是如此,但若要我说些江湖野史,倒能说出一二。话说虽民生多艰,然而政府衙门,诸如五道杆之父辈们,倒也活得滋润。前些日子,中石化广州公司爆出的“天价酒”事件即是一类,而杭州市前副市长许迈永更是另类,其外号“许三多”,意为“钱多、房子多、女人多”,更有甚者,广西烟草局长韩峰同志淫乱之余写作“香烟日记”,其行文恳切、描述逼真,可谓前无古人。诸如此类,皆是中国特色,只是对你我而言,特色本是稀罕之物,但若成为“中国特色”,则是十足的悲剧.

行文至此,想必织伤心至极,我才学疏浅,爸爸亦非李刚,前途渺茫,但我劝织勿匆忙离我而去,我虽只是一介农夫,但若问我这一年有何收获,倒也有一事。话说这一年民不聊生,多灾多难,我却仍然活着,无不证明我极强的生存能力,我既非矿工,亦不是电焊工,既不喝奶,亦对日本全无兴趣,虽是闲杂人等,但尚未至“高危人群”的级别。更有甚者,日本地震期间,我早有先见之明,购得食盐数包,所谓“盐荒子孙”,我绝不与之为伍,如此境界,织定当为之欣慰。

织定会问我,我家徒四壁,何以取悦于你,牛哥自认家贫,但有一事姑且信以为真,即所谓的爱情。我不知在桥的另一边,是否存在关于爱情的诘问,是否花天酒地,艳遇袭人,可有一见钟情,私奔传说,但是在这凡间,爱情倒尚未绝迹。前有王功权的私奔宣言,虽未能成行,但终归小试牛刀,为我等未婚青年树立楷模,后有姚晨、锋芝离婚,虽是爱情之不幸,但终归证明他们曾经爱过。如今天下人问苍天“可否相信爱情”,有疑问总比一锤定音好了许多,你我只求在定音前修得同船渡,若能如此,善莫大焉。

过了今日,你我便得相会,现时我伫立窗下,看着那皎皎银河。想必你我皆知,你我的爱情绝非那一段银河的距离,在那银河之外,还有着层层阻碍。而我之所欲,不过是在这有限的人生里,享受到无限的欢娱,故今晨我购得动车票一张,将乘D301前往桥头,牛哥出现之时,定表明奇迹已诞生。织当谨记。

爱你的牛哥

七夕前夜

 

来源:何小手

链接:http://www.tianya.cn/publicforum/content/free/1/2236719.shtml

《牛郎出轨前,写给织女的一封信》有21个想法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